首辅家的长孙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途中设伏,要不是薛成率下出了纰漏,必定便是我的亲卫透露了消息,鉴于齐王党不可能预知我们会经青阳,且被魏国公打劫在先,他只能是收买了我身边的亲卫。”

  周王冷笑道:“所以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张况岜案发前,我带着的全是心腹,但正因那番意外才不得不另调人手,除了史舯之外,其余几个着实都不算是我的亲信,确有可能早就为齐王收买,而且他们既然选定在青阳县动手,青阳县衙中必定有鬼。”

  “察出间细极其容易。”兰庭道。

  “就交给我吧。”周王胸有成竹。

  于是刺客之一竟然便是齐王亲卫的事便经由史舯之口告诉了另几个亲卫,只不过稍微用了个“酒后失言”的遮掩罢了,史舯涨红着脸大了舌头,话说得极其愤慨:“先有张况岜那件案子,接下来就是这回青阳县的伏杀,前因相关后果,还外带着有了实证,虽说万埔植而今已经成了具不能开口的尸体,但他是齐王亲卫的事已经足以证明齐王便是罪魁,需不着他的证供了,殿下这回可是劫后余生,怎能放过齐王?瞧着吧,宁国公与许阁老知闻此事后势必会发动弹劾,殿下也会亲自上书恳请皇上圣裁,重处齐王,齐王这回就算不死,等着他的也必然就是囚禁凤阳高墙,哼,齐王最终落得个久囚皖地的下场,这才叫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便有亲卫之一姓甄名志辉的人,表示极其诧异:“虽说我和万埔植过去也算认识,昨晚就认出他来,不过直到这会儿还犯糊涂呢,

  齐王竟然派遣自己的亲卫刺杀殿下,这岂不是故意把罪行公示天下?”

  “这是因为齐王极其自大,定是想着他这回刺杀殿下乃十拿九稳,便是意外失手,万埔植也必定可以逃脱,要是殿下没拿住万埔植,就状告齐王有罪,齐王便反而能够咬定是殿下谤害他。”史舯冷笑道:“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非但他的计划不曾得逞,万埔植因伤重无法逃脱只能自绝,死他一个妻儿老小总还有活路,却让齐王成了百口莫辩!”

  甄志辉又道:“但这证据也太显眼了,齐王完全可以说他并不知情,要么是秦王买通了万埔植刺杀殿下打的是一箭双雕的盘算,要么干脆诋毁是殿下‘贼喊捉贼’,要问我的看法,还当建议殿下以谨慎为重,莫急着弹劾齐王,横竖把这案子交给锦衣卫察办,等着圣裁便是了,得小心反被弹劾谤害手足。”

  史舯盯着甄志辉,心说难道他就是齐王党安插的奸细?这小子也是从地方军卫中选拔上来,乃军户出身,指不定真会为荣华富贵所动投了齐王。

  但史舯这时当然不会说破,只装作过量不支,起身说自己要去安歇了,却正是甄志辉自告奋勇要把史舯扶回营房,待避开闲杂,甄志辉就收回了手,笑着撞撞史舯的肩膀:“史大哥根本没饮醉吧,今日那番话,可是史大哥有意说给咱们听的?殿下是在怀疑亲卫之中出了奸细?”

  史舯:!!!

  “我也是事后才觉得可疑,万埔植哪来的消息知道殿下会夜袭山坳,才预先就在坳口处埋伏?我起疑后又一寻思,便品咂出咱们几个中,还真有个人似乎蹊跷,便是易拈槎,我们刚刚进入皖地,他便趁着一回采买补给外出的机会,硬是把我甩了,不知他去了哪里,事后他还说我贪图市集热闹没跟上,只不过当时我也的确被家卖杂货的铺子吸引,看虎头帽做得精致,史大哥是知道的,我这回跟着殿下离京时,我媳妇眼看就要分娩,而今也不知她生的是男是女,看见虎头帽就想起了老婆孩子,是准备挑一顶,回去后给孩子带着玩儿……总之当时我并没怀疑易拈槎,但现在想起他……那天反应也太强烈了,生怕我还有质疑似的。”

  史舯没法断定甄志辉的话真与不真,只严肃的盯着他,却还不等史舯开口,甄志辉就已经伸过手腕去:“史大哥别为难,就先把我绑缚起来吧,横竖史大哥刚才那番话后,奸细一定会设法通知齐王早作打算,应对殿下的发难,今晚就会现形了。”

  果然这晚三更时分,易拈槎便悄悄和青阳县衙里的吏员接头,被史舯当场拿住——原本可以当场拿住,不过史舯并没有惊动吏员,只是将易拈槎和他接头的行为看在眼里,悄悄知会了周王,当然,甄志辉也立时获释,而且受到了周王和兰庭的双双考核,从此便与史舯一样,从一个普通亲卫荣升周王殿下的心腹了。

  周王对易拈槎进行了密审。

  不用严刑逼供,易拈槎便老实认罪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目录

首辅家的长孙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搜读小说只为原作者刹时红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刹时红瘦并收藏首辅家的长孙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