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俗人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走出洛阳宫,秦琅后背已经完全湿透。

  伴君如伴虎。

  就算英明如李世民,也一样有发疯的时候。

  前脚跟踏进河南府衙后院,皇帝的使者后脚就跟着进来了。

  殿中省殿中监卢宽笑吟吟的进来。

  这位本是鲜卑慕容部的一支,卢宽本姓豆卢,父亲豆卢通,母亲则是隋文帝杨忠的姐姐昌乐公主。

  当初后燕北地王慕容苌投降妆魏,被赐姓豆卢,授长乐郡守。这豆卢在鲜卑语中本意是归顺之意。

  后来这豆卢氏一族倒也没白受这姓,从后燕降北魏,再到降西魏,又到附北周、隋,到隋大乱时,豆卢宽又跟着萧瑀一起归附大唐,李渊以豆卢宽从龙有功,特旨从太和诏令,去豆姓卢。

  这位出任过歧州刺史,儿子还尚了李渊第六女。

  卢宽官运亨通,玄武门之变后马上站队新太子,故此先后升任礼部尚书、左武卫大将军等,后来出了点差错,贬殿中监。

  “卫公,陛下有赏。”

  秦琅接旨。

  皇帝让卢宽来宣旨颁赏,赐给秦琅黄金一千两,绢万匹,突厥奴百口,另赐美女十人。

  秦琅也不知道李世民这是要表达他之前发疯的歉意,还是要来故意恶心他。刚刚因为郑婉言,怀疑他们有私情,弄的两人红脸,现在又还送十个美人。

  “谢陛下厚恩。”

  卢宽有些羡慕的望着这小子。

  “恩赏不止这些呢,陛下特旨,卫公你防疫治痘有功,特增实食封百户,通前一千八百户。洛阳城中赐甲第一所!”

  秦琅却没什么高兴的样子,这让卢宽很疑惑。

  一百户实封啊,如今秦琅的实封高达一千八百户,比秦琼的一千六还高二百,实打实的贞观朝实封第一了。

  可秦琅自从得了武安州封地,现在名下人口都两万多户了,所以这世封制一出来后,这实食封其实已经没啥意义了,那不过是又一笔经济收益而已。

  秦琅现在有点心灰意冷的感觉。

  哪怕现在李世民恩赏再重,也无法让他忘记先前殿中皇帝那可怕的模样。

  他觉得自己是时候要好好的反思一下自己了,自己也没有想象那么聪明,朝廷也并不是离不开自己。

  诚如李世民所说,自己虽然点子多些,可要干出结果来,离不开朝廷的决心和执行,没有皇帝的全力支持,没有朝廷上下的用心执行,他有再多想法也没用。

  所以功劳大头都是皇帝和朝廷的。

  秦琅现在无比后悔当初为何要包庇郑婉言,或者说当初皇帝把她赏赐给自己为婢的时候,自己何必那般怜香惜玉,若是那个时候直接点把她收了,做个婢妾,不也就没有了后世的事了?

  说不定早收了郑婉言,还能早点跟郑家了结那点过节呢。

  刚才皇帝是表示错怪他秦琅了,可谁知道皇帝哪天又会再猜忌怀疑呢?

  这种事情,沾上了就是一身腥骚啊。

  为什么自己就会碰上这种破事?

  想来想去,还是不够低调。

  看秦琼,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正是壮年,却激流勇退,硬生生的把自己弄的好像快死了一样的。

  也许自己也应当学习一下了。

  朝廷刚灭了东突厥,但要消化掉东突厥亡国后的战果,估计还得要好几年,而且这次突厥灭的快,也并不是好事,恰逢朝廷又遇饥情大疫,这果子太大,反卡的喉咙痛。

  而漠北没了阿史那金狼一族的统领,九姓铁勒估计是压不住又要趁机而起了。

  朝廷若是处置不当,这灭掉突厥狼,搞不好又要起铁勒狼。

  经此一役后,李世民估计也不敢再激进了,也许接下来几年会偏于保守,他秦琅适时的退出朝堂,也许是明智之举。

  若是可以,秦琅更愿意去好好经营一下自己的世封领地,去年也只是刚刚过去打了个基础,要做的事情还有太多。

  秦琼也新封了世封地,远在剑南西的松州,那可是在大雪山下啊,处于陇右剑南之间,是个战略通道要害,可问题是那地方是真偏僻落后。

  养牦牛的地方,可知道其情了。

  那里遍地戎夷,对面是依附于吐谷浑的党项等诸羌族,要说松州这块地方不算小,秦国灭蜀后曾在那里设置过县。

  只不过后来一直属于蛮夷控制区,直到武德元年,朝廷再次设置松州。

  虽然说东面就是四川盆地平原,是肥沃的天府之国,可松州这个泯江的上游源头之地,却是十足的蛮荒偏僻之地,还有大雪山相隔,从地理上来说,这里更应当划入陇右,而不是剑南。

  想要经营好这块封地,会比秦琅的武安州更难。

  这里的戎夷主要以羌氐为主,比起武安州的俚僚蛮,要更彪悍。而那边的气候地形等,也属于高海拔地区,松州城都在海拔近三千米高,而那大雪山峰顶更是海拔五千多米。

  高海拔气候,可比岭南的湿热气候厉害的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贞观俗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搜读小说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贞观俗人最新章节